郑保瑞解读《九龙城寨》,希望香港电影能交给下一代

时间:2024-05-04 10:03:00人气:61755
电影《九龙城寨之围城》正在热映。正在热映的电影《九龙城寨之围城》中有句台词:以后城寨,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其实,本片导演郑保瑞也是在借这句台词说香港电影。这部由古天乐、林峯、刘俊谦、伍允龙、胡子彤
  • 上世纪八十年代,恶名昭著的“三不管”地带九龙城寨中黑帮盘踞,危机四伏。落难青年陈洛军(林峯  饰)因逃难误闯,意外被“大人物”龙卷风(古天乐 饰)搭救,更结下真挚兄弟情义。与此同时,觊觎城寨许久的恶人帮掀起了一轮轮夺寨狠斗,保卫家寨的高燃热血之战随即爆发!  本片根据余儿原著小说《九龙城寨》改编。

郑保瑞解读《九龙城寨》,希望香港电影能交给下一代

郑保瑞解读《九龙城寨》,希望香港电影能交给下一代

1/12

电影《九龙城寨之围城》正在热映。

正在热映的电影《九龙城寨之围城》中有句台词:以后城寨,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其实,本片导演郑保瑞也是在借这句台词说香港电影。

这部由古天乐林峯刘俊谦伍允龙胡子彤张文杰 领衔主演,任贤齐黄德斌 主演,洪金宝 友情主演的动作犯罪电影《九龙城寨之围城》已于5月1日在全国公映,影片集合了香港电影老中青三代演员,当故事进行到三分之二的时候,上一代退场,接力棒完全交到年轻演员手中,完成了结尾20分钟的精彩动作戏。

“香港电影要交给下一代,不是很正常吗?我们都老了,还不交给他们干吗。如果他们还不行的话,就是我们没给他们机会,我们也是从上一代手中接棒,一步一步走过来的。”郑保瑞郑重地对新京报记者说。

《九龙城寨之围城》导演郑保瑞表示,如果电影票房成绩很好,他也会考虑拍第二部。

拍《九龙城寨之围城》,郑保瑞很想做些不一样的东西给观众,“我也没有很大的理想,要改变观众对香港电影的看法,但是我们在找可能性。”如果电影票房成绩很好,他也会考虑拍第二部,但是不会一直拍下去,一味地重复和固守在某一种题材和类型,无论对自己,还是对电影,都是一种消耗,他想去尝试新的东西。而未来他在内地有机会开拍的两部“跟水有关”的电影,完全是他之前没拍过的类型。

城寨除了脏乱风格,还要找到生活情感

以九龙城寨为背景的香港电影和剧集,比如剧集《城寨英雄》和电影《追龙》等基本都会拍到一个标志性镜头:伴随着巨大轰鸣声,一架飞机从九龙城寨上空几乎贴身划过。郑保瑞说,这是只属于香港电影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才有的镜头。当年的(启德)机场就在城寨旁边,郑保瑞还记得,小时候坐飞机回香港的时候,飞机差不多快要降落时,会经过九龙城寨的建筑,“连下面晾晒的衣服都能看到”。

《九龙城寨之围城》中出现的飞机划过城寨上方镜头。

对郑保瑞来说,这是非常神奇的画面。他将这个细节复刻到了《九龙城寨之围城》中,开头和结尾各让飞机划过城寨上方一次。郑保瑞的同学看完电影后,最感动的就是这个段落,好像突然回到小时候的样子,有一种独有的味道。后来香港机场搬到了大屿山,就再也没有看到过这个画面。

其实,直到九龙城寨于1993年被拆除,郑保瑞都没有去过那里,“那时候我生活在旺角,旺角已经有很多东西玩了,很少去另外的区。”郑保瑞真正接触九龙城寨是通过一些影视作品,甚至一些外国电影的美术风格,比如很多日本电影,都在借鉴九龙城寨的感觉。

在城寨被清拆前,一个日本团队进入城寨内,制作了一张城寨高清的结构图。2005年,在日本神奈川县的川崎市内,出现了一栋高度复刻九龙城寨的古建筑“WAREHOUSE”——川崎仓库游戏机公园,清晰地还原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九龙城寨的历史风貌。

郑保瑞就想,为什么连国外都在借鉴城寨的风格,他就找大量资料,买相关的书看,“真的很酷,但没有幻想过能真正拍城寨”。郑保瑞真正重新认识九龙城寨,还是因为拍摄《九龙城寨之围城》这部电影。

8年前,香港无限动力公司买下了作家余儿所著《九龙城寨》的小说版权,想改编成电影,找过郑保瑞一次,问能不能拍。郑保瑞听到“九龙城寨”四个字后,觉得不可能,“怎么有能力把城寨重新做出来”,就把这个项目推了。

后来,监制庄澄一直在坚持这个项目,过了几年之后再次找到郑保瑞,让他好好考虑一下。这次郑保瑞没有第一时间拒绝,而是回去和监制叶伟信、美术麦国强等人坐下来聊,“如果真的弄一个城寨,你们觉得有没有可能?”得到的答复是:很麻烦。

郑保瑞就让大家先去找一些资料,在找资料的过程中,慢慢感觉到不一样的东西出现,“感觉到你离不开这个地方,它很有价值,我们就咬着牙做,冲呗”。

《九龙城寨之围城》中的城寨外景。

以往影视作品中呈现出的九龙城寨,是一个黄赌毒聚集的地方,非常混乱,处于“三不管”地带。但这不是郑保瑞想要的上世纪八十年代九龙城寨的风格,他和美术麦国强商量,要摆脱以往的那种味道,试图在城寨的建筑、氛围中找到一种情感。很多在外面生活不了的人,在城寨里能够找到生计,里面有很多无牌的食物加工厂,他们可以在这里混口饭吃。

在郑保瑞(图左)看来,九龙城寨有其脏乱的风格,更有着独特的人情味道。

“在这么脏乱的环境里,不代表他们没有感情,我觉得应该有一种关系,这种关系对于主角是有影响的,我觉得可以加进去,就慢慢开始一步步建造,所以我们没有放弃城寨脏乱的风格,但是我觉得还是应该有人生活的味道在里面。”这个味道是郑保瑞很喜欢的,他开始慢慢爱上这个地方。

动作戏想要漫画感觉,但不能太过

《九龙城寨之围城》最被观众津津乐道的是它的动作戏,这背后的功劳离不开动作指导谷垣健治。

谷垣健治是日本人,因为从小喜欢香港动作电影,上世纪九十年代来到香港做武行,说得一口流利的粤语,后来加入甄子丹的武术团队,成为甄家班一员,也是香港动作特技演员公会中唯一的日籍动作指导。他曾凭借电影《邪不压正》和《怒火·重案》分别获得台湾金马奖和香港金像奖的最佳动作设计。

谷垣健治(图左)和郑保瑞(图右)在拍摄现场。

郑保瑞和谷垣健治很早就认识,当年拍摄《西游记之大闹天宫》时,谷垣健治来内地帮甄子丹设计了几场戏。在郑保瑞印象中,谷垣健治十分了解香港的文化,也完全享受着香港的生活,“我说,你们日本的东西真的很好吃,他说,有什么好吃的,香港的茶餐厅才是全世界最好吃的。”

在郑保瑞看来,谷垣健治最厉害的地方是,可以将两个地方的优点进行融合,把日本动漫文化加到香港动作电影里,回日本拍片的时候,也能把香港独有的动作方法带进日本电影里,比如拍了大受欢迎的《浪客剑心》系列。所以,等到郑保瑞筹备《九龙城寨之围城》时,他第一时间就找来谷垣健治负责动作部分。

电影开机后的第一场戏,是城寨外来闯入者陈洛军(林峯饰)和城寨领袖龙卷风(古天乐饰)在理发店的打戏。拍摄时,郑保瑞试了两个动作点,一个是龙卷风扔起一支烟,和陈洛军打完之后,腾地而起,用两根手指夹住落下的烟。另一个动作是龙卷风一拳打过去,陈洛军飞了出去,撞在铁花笼上。郑保瑞说,这两个动作设计确定了整部影片的动作风格。

“我跟动作指导说想要漫画的感觉,但是那个度不能过,只有试出来才知道。”郑保瑞说,陈洛军飞出去那场戏试了好多次,最开始直接撞在铁花笼上,动作太实了,转一个圈撞上去,又太夸张了,不真实。最后试完,郑保瑞觉得,转半个圈是对的,他想在动作过程中让观众感受到疼,感觉到力量,但又不会太夸张,“后面的动作我们就按照这个尺度作为参考”。

整部影片的大部分动作戏都是发生在九龙城寨里,城寨空间狭窄逼仄,为拍摄动作戏制造了不少困难,但也让谷垣健治的动作设计在有限的空间内得到了最淋漓尽致的发挥。郑保瑞强调,“我们没有因为动作戏,特意将城寨的空间搞宽,那就不合理了,还是在一个狭窄的空间里做这个事情,它就变成一个特点,有点味道在里面”。

对于谷垣健治来说,这部戏在动作设计上的挑战还在于,很多时候预想不到这个场景是什么样子的。郑保瑞说,这部戏的搭景方法跟其他戏不太一样,别的戏搭景都有图纸,这部戏第一个景有图纸,从第二个景开始就没有了。美术麦国强在片场经常问,这里能不能建个楼梯,再加个墙?搭景老师一脸茫然,怎么建,有没有图纸?麦国强说,无所谓,喜欢怎么建就怎么建,因为城寨以前建楼就没有图纸。

《九龙城寨之围城》中的打斗镜头几乎都在逼仄狭窄的场景中拍摄,为拍摄动作戏制造了不少困难。

片中,陈洛军第一次进入九龙城寨遇到信一(刘俊谦饰)那场戏。郑保瑞告诉谷垣健治,不知道这场戏的场景是怎样的,但想让两人从二楼一直打到三楼。谷垣健治就想到了借力,因为城寨的墙与墙之间离得很近,人可以利用两边的墙壁借力弹上去。

结尾那场动作戏,“城寨四少”和反派从地上一直打到天台,牵扯到不同的场景。郑保瑞给谷垣健治大概讲了一下动作过程,谷垣健治设计动作,在基础场景上再进行调配,变成最终需要的场景。“我们搭完景给动作指导一天的时间,让他们先在这里排。”郑保瑞说,剧组就是用这个方法一步一步将动作戏磨合出来。

片中古天乐有不少动作戏,他在首映礼上大吐苦水,有时候演员们打了一晚上,最后剪出来只有十几秒。郑保瑞笑着说,基本每天都是这样,拍动作片就是很麻烦,挺花时间。

不能为了打而打,文戏也要做足

郑保瑞知道,拍动作片不能为了打而打,文戏也要做足,如果没有戏剧冲突是很难搞的。片中人物众多,要让观众记住每个角色的特点以及他们的人物关系,是挺难的,他和编剧花了很多的时间沟通。

伍允龙饰演的反派王九前面出场戏份不是太多,最后却成为重要角色,其实片子对角色有很多细节上的铺垫,告诉观众他是如何一步步上位的。郑保瑞说,王九跟大老板的关系,其实在前面有更有趣的东西,只是后来因为篇幅问题剪掉了,但是观众依然能感觉到这个人物是如何建立起来的。

片中有一场“城寨四少”唱卡拉OK的戏,这是四人在片场第一次合作拍戏。第一天拍摄的时候,郑保瑞觉得出来的效果不是很好,“因为他们第一天还没混熟,我知道怎么逼他们都不会逼出来,OK,今天先过”。两三个月之后,郑保瑞又重拍了那场戏,出来的味道完全不一样。四人第一次打麻将那场戏,同样也是前后拍了两遍。

“城寨四少”打麻将的戏前后拍过两次。

“他们知道我怎么都得逼他们,但不是用以前那种在现场逼着你,感情交流的东西你是逼不出来,要给他们时间建立关系。”郑保瑞说。

影片结尾20分钟的动作戏很燃,郑保瑞也时刻想着在快节奏中融入一些情感戏。先是陈洛军进入到城寨里,然后其他三个兄弟加入,四个人分开打,最后共同对付王九,有兄弟之间不放弃的情谊。郑保瑞很希望让观众感觉到他们的关系,但是如果前面文戏做得不好,在这里做什么都没用,“我也知道前面文戏没有太多篇幅去交代这个事情,但是在有限的空间里还是希望能建立起一种关系”。

故事进行到三分之二时,完全交给下一代

作为著名的动作演员,《九龙城寨之围城》是洪金宝近年来少有出演的作品。他在片中饰演一位反派大老板,戏份不是太多,郑保瑞知道当没有太多篇幅去描写这个人物的时候,只能通过演员的个人力量去立住角色。最开始找演员时,他就想找一个让观众感觉有分量的演员,很快就想到了洪金宝。

郑保瑞和洪金宝合作过多次,他在执导《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和《杀破狼·贪狼》时,洪金宝都是动作指导。让郑保瑞印象深刻的是,只要洪金宝来到片场,他和所有工作人员都会不自觉地立马起身,毕恭毕敬。“拍《杀破狼·贪狼》时,泰国动作演员托尼·贾第一次见到洪金宝时,直接跪下来了。”郑保瑞说,大哥就是有那种气场。

洪金宝老当益壮,拍起打斗戏仍然气场强大,动作凌厉。

片中,洪金宝有两场打戏。近几年,他的膝盖有旧伤,很少再出演动作戏,但他提醒郑保瑞,不用迁就他,设计动作的时候,这个角色该怎么打就怎么打,不要因为腿不方便,就避开下半身的动作。

片中有句台词:以后城寨,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其实,郑保瑞也是在借这句台词说香港电影。

很多人经常提起香港电影以前风光的日子,但在郑保瑞看来,那些已经都过去了,现在是时候交给下一代了。即便片中几位年轻演员不懂打,但他们非常有兴趣,很努力去训练,郑保瑞也会给他们空间。因为年轻演员的那种力量是会打动人的,当在这个行业里10年、20年后,这种力量就没了,“古天乐很努力,但他现在再怎么努力,你也觉得他是演出来的,不是真正的力量,但年轻人就有那股劲,使出一拳,观众能感受到他的拼命,那是真的属于年轻人才有的”。

他将电影的结尾部分交给年轻人来打,前辈演员也都很配合,“小齐(任贤齐)、古仔(古天乐)、大哥(洪金宝),完全知道我的摆位是怎样,一点意见都没有,没有人跟我说,是不是我打结尾,为什么我那么早死,我没有听过这种抱怨。”郑保瑞说,如果不走这一步,年轻人永远没有曝光率,永远出不来。

郑保瑞很早就决定,在影片故事进行到三分之二的时候,完全交给下一代,上一代退场。而反派王九这个角色就尤为重要,如果他不厉害,结尾就不用打那么久。在选择演员时,郑保瑞决定找一位比较懂打的动作演员,在气势上就要不一样。

伍允龙饰演的大反派王九,疯癫邪典。

然而,会动作的演员,可能在表演上会相对弱一些,但郑保瑞不想放弃,很快动作演员出身的伍允龙出现在他的视野。伍允龙之前演过一些比较正的角色,还饰演过李小龙(《龙之诞生》2016年)。但郑保瑞在和他聊天的过程中,发现他“蛮傻的”,就给他试了下造型,完全认不出原来的样子。之后,郑保瑞开始和伍允龙慢慢磨角色,“你笑一下,再多一点,再疯狂一点”,郑保瑞用笑声让伍允龙找到入戏的方法,他觉得这个角色经常这样笑的话,可能有点神经质,告诉伍允龙一定要放开来演。

拍摄时,伍允龙觉得自己就是王九,完全放得开,有些反应是郑保瑞都没有想到的。比如,有一场戏,别人骂他是黑社会,他即兴做了一个竖起大拇指,吐舌头的动作。对于出演王九这个角色,伍允龙也很开心,从来没有导演能挖掘出他表演的另一面。在郑保瑞看来,很多观众对演员都会有一种刻板印象,但他喜欢在演员身上找到一种可能性,帮他们把信心一步一步建立起来。

将自己封闭起来,是创作上最可怕的事情

在今年香港电影金像奖上,郑保瑞凭借电影《命案》拿下首个金像奖最佳导演。自从他执导的2018年《西游记女儿国》上映之后,郑保瑞基本扎根在香港本土,不仅执导了《智齿》《九龙城寨之围城》《命案》,还以监制、制片人身份参与了《麦路人》《断网》《尾随》等纯正港片。

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郑保瑞说,在创作上不会限定自己只拍港片或内地题材,他很害怕自己只拍一种东西,哪怕在同一家公司待太久,或跟同一些人合作太久都不行,“有时候把自己封闭起来,是创作上是最可怕的事情”。在创作上,郑保瑞持有一种很开放的态度。

郑保瑞表示,“有时候把自己封闭起来,是创作上是最可怕的事情”。

如果《九龙城寨之围城》的成绩很好,郑保瑞也会考虑拍第二部,但是他不会一直拍下去,“我已经经历过不停地拍《西游记》系列(除了之前曾拍摄的《西游记之大闹天宫》《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西游记女儿国》,未来可能还执导《西游记之三借芭蕉扇》《西游记之真假美猴王》),其实对我也好,对电影也好,都是伤害,消耗太厉害,一直干这个事情,差不多你就要先缓一缓,先做别的。所以《智齿》《命案》对于我来讲是非常重要的作品,我开始找回拍电影的那种味道,找回为什么喜欢电影,为什么一直做下去的理由”。

郑保瑞向新京报透露,未来可能会有两部戏在内地开拍,一部古装片,一部现代片,“都跟水有关”,完全是他之前没拍过的题材。如果只拍一种题材类型,他可能拍到30部就退休了,还想一直拍下去,只能不停地去尝试一下新的东西。哪怕只有1000万制作的小成本片子,但可以表达自己的一些个人想法,他也没有放弃,还是要拍。

对于香港电影的未来,郑保瑞还是保持着一个比较积极的态度,“我觉得有机会就去拍,就像春夏秋冬一样,香港电影正在经历着冬天,我们希望一步一步慢慢走,再往前走就是春天,但是你不走,那个春天永远不会来”。

欢迎观众到百丽宫杜比影院观看影片《九龙城寨之围城》,享受极致视听体验。

新京报记者滕朝

上一篇:梅丽尔斯特里普获戛纳荣誉金棕榈奖时隔35年重返戛纳 下一篇:令人开怀大笑的6部喜剧片,部部无厘头,每部都值得二刷

相关资讯

热门文章